“我19岁从内蒙古来阜新,嫁人后生了6个儿子,现在有两个都先我走了。房子和钱都被老五霸占,我却住在老四家,眼瞅着老四因为我要妻离子散。我就想让法院帮我要回存款,有点钱养老。”11月24日,在四儿子的家里,84岁的阎淑珍老人拉着记者的手诉说事情原委,老泪纵横。

  阜新市海州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王岩告诉记者,自打他接手此案执行时起,这样的哭诉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但是王岩希望这是最后一次。

  “其实我们已经依法查封了被执行人的房子,老人也同意以房抵债,案子可以结案了。”但是王岩的心里,还是放不下。

  “我们想的更多的,是让老人如何能安享晚年。法院执行的目的,不仅要实现公正的法律效果,更应该体现在最佳的社会效果上。”该院党组成员、常务副院长胡长友告诉记者。

  后老伴儿的遗产悉数被不孝子拿走

  阎淑珍老人口中说的“老五”,就是本案的被执行人于某明。

  据阎淑珍介绍,前夫去世后,20多年前她再嫁张某。2015年张某也因病去世,临终前留给阎淑珍一套房子和十余万元存款用以养老。继父走了没两天,于某明及妻子就以照顾老母亲为由先后搬了过来,与老人同住。最初三人相安无事,夫妻俩对老人也算照顾。没想到房屋一过完户,一切都变了。

  “有一天,老五叫了一辆车,带我来到一个全是小窗口的地方,他拿出几页纸,就让我按手印。”阎淑珍告诉记者,当时出于对儿子的恐惧,她只能照做,要是稍有质疑,她怕于某明会当众大骂自己。

  回家后,于某明拿出一份新的房产证明告诉阎淑珍,“房子现在是我的了。”老人这才明白,原来那个地方就是办理房产过户的办事大厅。阎淑珍没想到,于某明小时候得了小儿麻痹,身体落下了残疾,她心疼儿子才让他和自己一起住,他却将房子据为己有。这还不算,老伴儿的丧葬费、抚恤金和留给自己养老的10万元存款也一一被于某明取走。阎淑珍一度认为,只要儿子儿媳能好好赡养她,这些事也就不计较了,可之后发生的事,却让老人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。

  “有一天吃完饭,我把碗筷放进水池,正准备进屋休息,就听见于某明骂我,全是脏字。我气不过质问他,没想到他打我耳光,我当时光着脚、穿着拖鞋逃出了家。”阎淑珍说。

  跑出来后,阎淑珍向邻居借了10元钱,打车来找四儿子。住到四儿子家没几天,老人回家取换季衣物,发现房子的门锁被于某明给换了!她已经一无所有,无家可归。

  忍无可忍之下,阎淑珍在阜新市妇女儿童维权法律服务所的帮助下,将于某明起诉到法院,要求返还10万元存款以及老伴儿的丧葬费、抚恤金。爱子之情使她没有索要房子,还是决定将房子留给身体残疾的儿子居住。

  海州区法院考虑到双方曾共同生活,于某明确实给予了阎淑珍一定的照顾,故于2018年5月21日判决被告于某明返还原告阎淑珍10万元。判决生效后,于某明以“无钱”为由,拒不履行法定义务。7月3日,老人到海州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

  法院“硬碰硬”强制查封被执行人房产

  王岩接手此案后,最初他推己及人,不理解母亲为什么要状告自己的亲生儿子,听完老人的哭诉,他又无法理解儿子怎么会如此对待亲生母亲?然而随着对被执行人的了解逐渐深入,他找到了答案。

  今年56岁的被执行人于某明,在当地算得上是一个“小有名气”的人物。1982年因犯强奸罪被海州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。出狱后,于某明并没有吸取教训,好好做人,反而谎称自己在铁路部门工作,吹嘘“上面有人”,骗取一些人的信任给他钱财托他办事,于某明却将这些骗来的钱挥霍一空,结果东窗事发,因诈骗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零三个月。后因小儿麻痹后遗症日趋严重,法院准予监外执行。目前尚在监外执行期间。

  据查找,于某明个人名下有一处房产,但最初王岩不想让这个无生活来源的残疾人无家可归,故多次做其工作,希望他主动履行义务,然而于某明仗着自己是“残疾人”,始终有恐无惧,态度蛮横:“钱我花没了,爱咋咋地!”

  阎淑珍呆在四儿子家,儿子儿媳不知什么时候起开始有了矛盾,甚至到了闹离婚的地步。阎淑珍看在眼里疼在心里,再次来到法院哭诉。王岩见老人渐渐憔悴的脸庞和虚弱的身体,终于下定决心,强制查封于某明的房屋。

  努力规劝只为老人安度晚年

  查封了被执行人的房子,阎淑珍也同意以房抵债,案件看似已经执结完毕。但是在执行法官们的心里,还压着一块“石头”,这块“石头”没搬走,案子就不能真正结案。

  “为了照顾于某明,政府安排他在社区的一个车棚看车,而查封的房屋就在车棚旁边的楼上。老人将来要是搬过去,担心生活受到干扰。”该院执行局负责人黄宝春决定将于某明传唤到法院,力争解开母子间的积怨,将案件彻底了结。

  11月24日星期六,执行局和往常一样不休息,黄宝春带着法警,来到被执行人于某明看护的自行车棚,告知要将其传唤回法院。

  “我今天看车棚去不了,明天去!”于某明仍然一脸地不配合,最终在法警的催促下,他不情愿地穿上外衣、拄着拐上了警车。

  进了海州区法院的家事法庭内,于某明还是扬言说钱都还债了,并否认打骂母亲,辩解房子过户经继父临死前同意。“反正我现在一无所有,你们爱咋办咋办吧!”

  面对他的撒泼,王岩没有急恼,而是耐心对其说服教育:“你母亲80多岁了,年轻时靠卖冰棍把你们兄弟养大,你不仅不能霸占她的钱财,还应该尽赡养义务,你只有做事正派,老实做人,个人和家庭才能幸福。你母亲只要存款没要房,就是心疼你。现在你拿不出钱,这个房子就给你母亲,让她老了能有安身之处。”

  随后,王岩话锋一转:“你现在还在监外执行期间,如果你不配合,法院将依法对你进行司法拘留。今后你母亲搬到房子里居住,你不能对她不孝敬,影响她的生活。表现不好,我们有权建议给你收监。”

  王岩这一席重情重理、软硬兼顾的话,让于某明的话头儿也软了起来:“我同意以房抵债,也会配合过户。我不会打骂她。”

  阎淑珍此时也来到法庭内,听到儿子这样保证,老人终于开心了起来,她握住王岩的手说:“我找到法院,就是信任你们,法官说啥我都同意。”

  母子俩痛痛快快地在调解书上签了字。至此,这场母子之间的财产之争,终于案结事了。

  截至目前,海州区法院共执结各类涉民生、涉金融类执行案件800余件,执行到位金额7500余万元。


(责任编辑:田晶)
相关报道
  >>返回频道首页 点击进入博狗福利首页返回本网站首页

博狗福利
微信订阅号

博狗福利
手机版

博狗福利
法人微博

新闻客户端
Android版

新闻客户端
iPhone版

 
关键词:

打印】【收藏】【关闭窗口

*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,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
请您来信来电(024-31885629)声明,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。
博狗福利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